岩棉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北宋年间老鼠为患寇老西使一奇招令人惊心的幕后真凶尸横当场-【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1 10:56:25 阅读: 来源:岩棉设备厂家

这个故事,发生在北宋太平兴国年间。

这年,巴东大旱,粮产锐减;更要命的是,鼠患成灾,盗夺口粮,群攻禽畜,直将百姓逼得苦不堪言,几乎没了活路。

「大人,不好了,昌隆米庄昨夜出大事了!」

但说这天清晨,初到巴东仅有数日的寇准,又接到了老仆赵贵的汇报:昨日深夜,成千上万只老鼠如潮水般涌进昌隆米庄,不论桌椅箱柜,被褥锦帛,只要能咬动的,全毁于鼠口,上百石存粮亦遭洗劫一空。米庄周老板又急又无奈,索性解下裤腰带往房梁一系,要上吊。

这老鼠,也太霸道,太牛逼了吧!?

闻听状况,寇准直奔现场。可刚走到半路,就听一阵抢天呼地的哭号声撞入了耳鼓。

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七八个乡民正抬着一副蒙着白单的门板迎面走来。

糟糕,出人命了!

02

「赵贵,你马上赶往昌隆,务必要劝住周老板。本官稍后就到。」吩咐完,寇准拦住了来人。不等询问,一老妇已噗通跪地,哭求做主。

慢慢掀开白单,只一眼,寇准便惊住了——

门板上躺着的,是一具已被啮噬得面目全非的残尸!

惊愕中,老妇哭诉,说为了保住那几穗即将成熟的粮食,老伴天天晚上去田里守着。谁想就在昨晚,老鼠竟成群结队蹿进田地,不光糟蹋庄稼,还,还……

「老人家,事已至此,请节哀顺变。」安慰完老妇,寇准忧心忡忡走向昌隆米庄。

这一路走来,寇准看出了点苗头:整座巴东城,除了宋记米庄,几乎所有出售米粮的店铺都遭到了老鼠侵害。

这宋记,莫非有抵御鼠患的诀窍?稍加思忖,寇准迈进了宋记米庄的门槛。

经营宋记的,是个名叫宋守仁的中年男子。见寇准走进,紧忙施礼,施的是拱手礼:「见过寇大人。请,请——」

「宋老板不必客气。本官只是随便转转。」

寇准心里清楚,他这个知县,人家宋守仁根本没瞧上眼。也是,坊间有话: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他今年才20岁,小伙子呢。再说,他出身贫寒,朝中无人,根基也牢靠不到哪儿去。说不定哪天遇上阵怪风,就会被吹得没了影。

03

在店内转了一圈,寇准瞅明白了。

这宋老板真不简单,把个米店布置得固若金汤:铁门,石壁,铜柜,四下落锁,就算老鼠长着钢牙也难进门半步,更别说盗走一粒米了。

这时,赵贵寻来,心有余悸地禀报说,好悬,周老板已套住脖子踩翻了板凳,差一点就没了气。

救下人就好。寇准命赵贵速去召集巴东的大户商贾,商议如何灭鼠。

很快,数十乡绅齐聚县衙,纷纷出谋划策。城东的赵掌柜率先开了腔:「要想灭鼠,最好是找刘瘸子。」

寇准问:「刘瘸子是谁?他有何能耐?」

「刘瘸子号称『鼠克星』。他配制的鼠药,那叫一个霸道,吃一颗,绝一窝!」

既有高人,速速去请。寇准大喜。在派随从去找刘瘸子的空当,城南的吴老板也推荐了一个捕鼠高手:孙麻子。

孙麻子的拿手绝活是制作鼠笼。他做的鼠笼,老鼠争着抢着往里钻。

「好。赵贵,你立即去找孙麻子,订做一千套鼠笼。」寇准下了命令。

赵贵得令,正要前往,孙麻子来了,愁眉苦脸道:「大人,小民手里没几个碎银,您总不能让我用草棍扎吧?」

「银子我出。」说话的,是昌隆米庄的周老板。周老板咬牙切齿发狠道:

「只要能灭绝该死的老鼠,我宁可把房子卖了!」

04

同仇敌忾,齐心协力,本官就不信消除不了鼠患。寇准甚为感动,当场决定来个全民清剿:鼠药鼠笼鼠夹齐上阵,另外,每捕获百只老鼠,赏米一升。宋记米庄的宋老板见状,也拍了板:奖赏的米粮,由我宋记来出。各位父老乡亲,别傻坐着了,抓老鼠去吧!

告示一贴,全城行动,撒鼠药,下夹子,立拍笼……焉料,次日一早,麻烦接踵而至——

先是做鼠笼的孙麻子遭了秧。半夜时分,黑压压的老鼠破门而入,孙麻子甚至都没来得及呼救,就被鼠群吞没。

紧接着,精于配制鼠药的刘瘸子也被乡民抬进了府衙,满身是血,惊恐大叫:「别咬我,别咬我!我再也不配鼠药了,饶了我吧——」

孙麻子死了,刘瘸子疯了,那乡民又抓了多少老鼠?寇准满腹疑惑,带上老仆赵贵直奔宋记米庄。

嘿,一天一夜,宋老板连半升米都没赏出去!

「大人,巴东遭此鼠劫,草民也是心痛。本想为百姓出点薄力,可大人你看,米都在这儿摆着呢,就是没人能抓住老鼠。」宋老板边说边似笑非笑地盯着寇准。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幸灾乐祸。

「不管如何,本官还是要谢谢宋老板。」客套几句,寇准举步走向一座民舍。赵贵跟上,压低声音说:「大人,老奴总觉得宋老板不像好人。您说,这鼠患会不会是他役使的?」

寇准听罢,不由得敛紧了眉头。

据民间传言,世上有一类专擅役使动物的奇人。如役鸟者,凭一只鸟笛,便能聚拢山林鸟雀;如役狼者,凭几声啸叫,便能指挥成千上百头恶狼。只是这役鼠人,还是头回听说。

05

「大人,能役鸟役狼,自然能役鼠。老奴私下打探过,在大人来此履任前,宋老板几乎控制了巴东米行,常擅提米价,坑害百姓。还花了大笔银子,想买知县这个位子。前任知县收了钱,却将责任推到您身上,说是您抢了他的位子。他役鼠为患,说不定是想逼您走。您一走,知县就是他的了。」

听着听着,寇准突然眼前一亮——

不远处,一座民舍门前,有个看上去约有七八岁大的男孩正在玩弄一只老鼠。

那老鼠被捆了爪子,绑了嘴巴,丝毫动弹不得。男孩玩了一会儿,似是玩腻了,便解开绳子放了生。

这一幕,也被赵贵看到了。这面抓还抓不过来呢,怎能放生?赵贵刚要上前询问,寇准却愁眉舒展,哈哈大笑道:「赵贵,回府。」

回府?你不体察民情了?赵贵不解。寇准也不解释,转身就走。走到宋记米庄门前,大声说道:「赵贵,你马上张贴告示通告巴东百姓,就说灾患之年,官府不会不管。但凡家中一日三餐无以为继者,明日一早,前去县府领取救济。」

这个告示,不能贴。赵贵暗暗叫苦,心说,前任知县挥霍无度,离任时又连吃带拿,衙内存粮几近亏空,用啥救济?

寇准微微一笑,回府后又做出了一个令人费解的举动,秘密派出得力随从,将所有药铺的青皮、大黄、泽泻、黄柏、芒硝等十余味中草药全部购回,连夜熬制成浓汤后倒进了米仓。

寇大人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凌晨时分,赵贵正自纳罕,忽听杂沓之声顿起。

糟糕,是鼠群发动了大举进攻,直奔米仓而来!

06

眨眼光景,鼠群便吱哇乱叫着将县衙米仓扫荡一空。

次日一早,巴东城内便出现了千古未闻的奇观:

街道上,房顶上,水沟里,数不胜数的老鼠相互追逐,撕咬。咬死一只,又去追下一只。傍晚不到,整座巴东已是鼠尸遍地,多得难以落脚。

至此,老仆赵贵终于恍然:青皮、大黄、泽泻、黄柏、芒硝,都是治疗腹泻的特效药。老鼠本不拉稀,食之自然会便秘。肚胀难忍却排泄不出,别说老鼠,人都会憋疯。

「大人,您是怎么想到这招的?」赵贵兴奋问道。

「是那个小男孩。他把黄豆塞进老鼠屁股,黄豆遇湿膨胀,老鼠无法排泄,就会发疯,去咬别的老鼠,不咬死绝不罢休。这样的把戏,本官儿时也曾做过。」寇准笑道:「当然,还要感谢你。走,去宋记米庄。」

感谢我?赵贵闻言,一头雾水。

走进宋记,赵贵等一干人亦骇得心惊肉跳——

院内,躺着两具咬痕斑斑的尸体。一具,是宋老板;另一具,当是役鼠人!

没错,那人确是役鼠人。因为在宋记米庄的地下,建有几间暗室。暗室里,同样鼠尸横陈……

招聘

找工作

招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