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深陷资金链危机超日太阳董事长海外追债闯年关

发布时间:2020-03-26 15:05:33 阅读: 来源:岩棉设备厂家

近期,有关于超日太阳(002506.SZ)董事长倪开禄跑路的传闻“一石激起千层浪”。

从2012年12月20日起,“超日太阳”就因拟披露重大事项停牌,此后便传言四起。面对传闻层出和公司困境,12月28日,超日太阳发表公告表示,董事长近期在国外忙于催收应收账款,并非跑路,不过倪开禄至今仍迟迟未能现身,让业界存疑。

2012年12月底,《中国经营报》记者来到位于上海市奉贤区南桥镇江海经济园区的超日太阳公司总部,发现大门紧闭,留守的保安告诉记者,2012年年底以来该公司的生产一直是断断续续,“董事长已多日未见”。

据超日太阳2012年三季报显示,应收款已增至33.42亿元,不过在行业整体困境面前,超日太阳只是“冰山一角”,统计显示,2012年前三季度,国内41家光伏企业应收账款高达316亿元,因行业低迷,这些款项兑换难度较大,如今整个光伏行业已集体深陷烂账泥潭。

海外追债

倪开禄曾先后十多次将手中股权质押给信托、银行等金融机构以便融资贷款。

超日太阳一位人士向记者透露,倪开禄是在2012年12月9日出境前往德国的,而给公司员工的说法,是因为年底要还银行的贷款故而去讨要光伏电站运营商的欠款,“当时他说自己将在12月19日回国,但并未回来,因此很多员工有些恐慌,跑路的猜测就开始从公司里流传出来”。

“而且自出国后,倪开禄的手机虽然开机,但几乎从不接听国内电话,这让很多员工有了各种猜测,因为很多人都购买了公司内部发行的债券,所以一时间不安的气氛开始在公司蔓延。”上述人士向记者表示。

记者曾多次拨打倪开禄手机,但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从12月27日至今始终无法联系上倪本人。对此,超日太阳董秘顾晨冬向记者表示,倪开禄确实在欧洲讨要欠债,正逢国外圣诞节,因此并不顺利,耽误了时间,结果导致如今传言四起,而对于停牌原因,顾晨冬则表示,“因为跑路传闻早就在市面上传来,为了防止公司股价大幅波动,才主动申请停牌。”

此前,超日太阳资金链一直处于紧张状态,自2010年11月18日该公司在国内上市以来,作为超日太阳第一大股东的董事长倪开禄曾先后十多次将手中股权质押给信托、银行等金融机构以便融资贷款。

截至目前,倪手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累积数为3.15亿股,占该公司的37.36%,而倪手中一共才持有37.38%,这表示,倪所持股权的99.95%都已被质押用于融资。而另外,超日太阳第二大股东、倪开禄的女儿倪娜也在去年将手中股权的96.74%质押给多家信托公司,用以申请银行贷款。

此外,截至2012年6月底,该公司还有10.94亿元关联担保尚未到期,均为倪开禄为超日太阳及其子公司进行的关联担保,在7月,该公司就拟向卢森堡超日分公司提供8640万欧元的银行借款担保。

除公司内部互相间担保之外,超日太阳还为天龙光电(300029.SZ)银行贷款提供不低于2亿元担保,同时天龙光电承诺为超日太阳银行贷款提供等额担保,到目前为止,超日太阳累计担保额16.64亿元。而除开股权质押,超日太阳在2012年3月还发行了10亿元公司债。

江苏一位光伏企业高管向记者表示,超日太阳为了融资用了股权质押、担保、公司债等众多形式,说明该公司资金状况已十分紧张。另一位曾参与2011年超日太阳新型太阳电池863计划的专家向记者表示,“倪开禄跑路的可能性比较小,他亲自跑到欧洲美国要债,一方面可以对欠债方形成压力,逼其尽早还债,另一方面也可以暂时避开2012年年底国内银行的上门逼债。”

据超日太阳内部人士透露,最新的消息是,倪开禄将在1月中旬回国,而目前公司总部所在的上海市奉贤区政府也会出台一些救助措施,目前该公司高管已在与政府相关部门负责人商谈此事,“几年前,上海政府就提出了在光伏行业要赶超无锡的说法,除了邀请无锡尚德在上海建造工厂之外,还极力扶植了一批本土的企业,而今在光伏行业整体不景气的环境下,政府可能会出手相助。”

但上述江苏光伏企业高管则认为,超日太阳的规模在上海地区尚属于中小企业,其地位无法与尚德在无锡,赛维在江西的地位相比,另外光伏行业虽曾是上海政府扶植的产业,但近两年来随着行业整体陷入亏损,风向已变。“政府可能会出台一些政策性的方案,包括与债权银行协商暂缓还贷等,但很难像江西新余市政府那样直接用财政来输血,超日太阳走出困境仍需依靠自己。”

资金链危局

一大部分制造光伏电池组件的企业在银行的欠债难以按时偿还,同时这些企业的货款又被下游的光伏电站运营商拖欠,由此形成恶性循环。

今年上半年开始,因整个光伏行业销售市场不景气,超日太阳开始向国内外光伏电站开发进军,为此,该公司还曾宣布与国内电站开发商天华阳光控股有限公司联手进入日本市场开发100MW的光伏电站,如此一来,超日所生产的组件便可直接用到自己的光伏电站上,既刺激了销售,电站又能带来收益。

超日太阳一位人士透露,此次倪开禄出国,除要债之外,还将出售意大利和美国的两家电站,而这两家电站目前均已并网运行,由此筹得的部分资金也将用来减轻债务压力。不仅仅是超日太阳,据记者了解,由于行业不景气的原因,导致多数公司均已不可避免地陷入混乱的三角债务危机之中。

目前而言,一大部分制造光伏电池组件的企业在银行的欠债难以按时偿还,同时这些企业的货款又被下游的光伏电站运营商拖欠,由此形成恶性循环。

从2012年财报来看,国内41家涉及光伏行业的上市公司前三季度净利润总额6亿元,同比下滑89%,这些公司应收账款合计高达316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了69亿元,增幅近三成。

据记者了解,光伏企业在进行销售时一般先收客户30%的订金,之后的货款将在3个月之内付清,但目前各大光伏企业的货款被拖欠严重,有的已被拖上数年,合同成为一纸空文。

其中国内市场的电站运营商拖欠光伏企业货款尤为严重,一位光伏企业人士向记者表示,国内光伏电站运营商拖欠货款,主要是因为上网补贴不到位所致,“国家统一的上网电价补贴在2011年4月之后,就没有再对相关企业发放过了,电站运营商没有领到补贴,也就自然难以付清货款。”

该人士表示,因为光伏电站并网和收电的是电网公司,发放补贴是国家财政部,涉及多部门,而且涉及光伏发电量的验收和审核,因此周期漫长,“而且电网公司无法满发满收,只是定量收电,导致很多电站亏损,因此供货商的货款就更难还上了。”

“与国内相比,国外政府补贴虽发放及时,但众多国外电站运营商自身因经营不善导致亏损,即便得到了政府的补贴,也用于填补自身的窟窿去了,更是不会把钱先打给供货商,因此很多国内的光伏企业在海外的货款要不回来,只好无奈地把欠债转化为股权,收购了那些外资公司。”上述人士表示。

一位赛维人士就向记者表示,目前赛维欠款虽多,但国内外一些客户也欠着该公司的货款,“至少有几十亿元,赛维今日的困境也与那些收不回来的货款有关”。

2009年7月,赛维曾收购了意大利太阳能市场专业系统整合商SGT公司70%的股权,在2011年初,赛维又收购美国太阳能电力公司(下称“SPI”)70%股份。但据知情人士透露,赛维的几次海外收购,基本没有花费真金白银,直接是债务转成股权。

而上述赛维人士向记者表示,2013年,光伏行业将面临更为险恶的环境,欧美“双反”调查和制裁,这将堵死大部分企业的出口之路,国内上网补贴拖欠状况暂时难以改变,这会让更多企业日子难过。“到时,会有更多的上市公司资金链断裂。”

武汉包皮手术全部下来多少钱

口角炎为什么发病率高常见口角炎症状有什么

长沙白癜风治疗白癜风患者学会如何护理很关键

女性朋友在人流过后应该注意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