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峰值已过亚洲光伏出口市场或难持续

发布时间:2019-09-30 11:10:26 阅读: 来源:岩棉设备厂家

峰值已过 亚洲光伏出口市场或难持续

核心提示:  在过去的一年,亚洲市场取代欧洲成为中国光伏产品的最大出口地。  3月25日,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太阳能光伏产品分会秘书

在过去的一年,亚洲市场取代欧洲成为中国光伏产品的最大出口地。

3月25日,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太阳能光伏产品分会秘书长孙广彬在Intersolar China 2014研讨会上表示,2013年亚洲市场出口额占比达到近50%,成为中国光伏产品的最大出口地,2014年1-2月,亚洲市场的权重进一步提升。

受益于新兴市场的突然繁荣,一些中国光伏制造企业开始扭亏为盈,并计划扩大产能。与此同时,国内多数专业人士对亚洲市场的前景持有乐观态度。

然而,在新兴市场突然发力的背后却蕴藏着后劲不足的隐患。

由于日本补贴政策调整、土地价格上升;印度融资成本高昂、缺乏强制规则、政府换届;菲律宾需求十分有限;以及韩国本土厂商供应充足等因素的影响,亚洲光伏市场的持续繁荣令人怀疑。

日本、印度带动亚洲繁荣

从2013年第二季度开始,受益于亚洲市场的突然爆发,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扭亏为盈。

数据显示,阿特斯第二季度出货量455MW,其中36%的产品出口至日本,虽然在接下来的两个季度中,该公司在日本市场的出口量分别下降至29.5%和19.7%,但从全年看,亚洲市场仍然取代欧洲成为阿特斯的最大出口地。

与阿特斯经历的市场变迁类似,去年,几乎所有中国光伏制造商的亚洲市场比重均有不同程度的提升。

孙广彬表示,2013年至2014年2月,亚洲市场已取代欧洲成为光伏产品的最大出口地,欧洲市场的份额从榜首跌至第三,位于非洲之后。

孙广彬援引的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光伏产品出口至亚洲市场的金额为55亿美元,占全球出口总金额的44.78%,比2012年上升124.32%;2014年1-2月出口额近12亿美元,占比进一步提升至52.39%,同比上升80.91%。

中国光伏产品出口格局变动的主要动力来自日本。

在经历了2011年地震和海啸后关闭了部分核设施并引发了电力短缺后,日本一直积极推广太阳能发电技术,日本政府推出了极具吸引力的电价补贴政策以刺激太阳能需求增长,其实施的积极政策连同欧洲欠缺吸引力的太阳能鼓励政策,将日本推上了全球太阳能市场第二的宝座。

2013年,日本新建7.5GW的各类光伏电站,其中54%来自进口,中国因此获得了30亿美元的收入,从而在这一新兴市场的出口比重上升了212.44%。而在2012年,日本太阳能电站安装量仅为2.5GW.

如今,日本最大的光伏电站位于鹿儿岛,装机容量70MW,使用日本京瓷公司的光伏电池,2014年一座规模更大的80MW电站将打破这一纪录。

日本光伏市场去年的强劲表现部分源于其较高的太阳能电力市场价格,日本的太阳能收购电价比中国平均高出1倍。“较高的太阳能电价是主要驱动因素。”日本RTS公司经理lzumi kaizuka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10千伏以下系统的电价为人民币2.3元/千瓦时,10千伏以上为2.18元/千瓦时。”

由于日本本土制造商难以满足市场需求,全球太阳能光伏设备供应商已逐渐远离欧洲而转向日本。

与太阳能产业在日本的稳健扩张相比,在2013年,欧洲光伏设备安装总量同比下降了61.98%。业内人士的观点趋于一致:欧洲持续减少电价补贴并削减一系列激励措施,同时引入的反倾销关税导致许多供应商被迫转变销售市场。

为了转向更加充裕、安全、清洁的能源供应格局,印度政府决心提高太阳能发电的比重。印度能源政策的调整促使太阳能发电在2012年和2013年猛增。

2013年,印度成为中国在亚洲的第二大出口市场,中国厂商的出口金额同比上升175.16%,达到5.7亿美元。

“印度能源消耗量世界第四,去年缺电70亿度,92%的燃煤发电造成严重污染。”印度可再生能源咨询公司董事长madhavan nampoothiri说:“2012至2014年3月印度新增太阳能装机容量2.2GW,而此前几乎没有光伏电站。”

事实上,印度的光照资源极为丰富,madhavan nampoothiri援引官方数据显示,印度大多数地区的晴天数超过300天,光照强度是德国的1倍。

但尽管一口气建设了2.2GW光伏电站,印度的太阳能装机比例仅占总装机的1%,并且70%集中于Gujarat和Rajasthan。据悉,Madhya Pradesh是其下一个光伏电站的集中安装地。madhavan nampoothiri预测,至2022年,印度的潜在安装量可达到34GW.

持续性待考

亚洲市场的增长使中国太阳能设备厂商重新开动了产能扩张的引擎。

曾经以养猪为副业的英利集团计划在2014年将日本出口量从 6%提升至12%-14%,超过500MW;阿特斯希望今年可占据日本市场份额的8%-10%。

与此同时,中国多数业内专家对亚洲市场的持续性抱有乐观态度。

“日本市场会持续一段时间,福岛事件后,安倍政府即使最大胆地将核电比例恢复到15%,也与此前的33%相距甚远,需要新装发电设备3000万千瓦。”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李俊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折算为光伏电站则需要安装7GW-8GW。”

在李俊峰看来,日本会选择光伏发电而不会倾向于价格高昂的液化天然气,他预计,日本市场按每年新增1GW的装机速度,可持续七八年之久。

孙广彬的观点与李俊峰雷同。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亚洲出口市场持续几年没有问题。”

然而,在新兴市场突然发力的背后却蕴藏着后劲不足的隐患。

据悉,日本经济产业省即将于本月底调低太阳能收购电价。

与中国新能源电价长期固定的政策不同,日本每年都会根据电站建设及运营成本的变动调整补贴政策。lzumi kaizuka预测,电价将从人民币2.30/千瓦时降至2.24元/千瓦时(小于10千伏接入),以及从人民币2.18元/千瓦时降至1.94元/千瓦时(大于10千伏接入)。这是继2012年以来的第二次降低电价。

此外,日本政府规划的年度安装规模往往高于实际规模,这与中国的情形恰恰相反。据lzumi kaizuka统计,在2014年,经济产业省将取消5GW-6GW已获批但延迟建设的太阳能电站,这些项目延迟的原因主要是没有取得并网许可或工人短缺。

lzumi kaizuka认为,日本的太阳能电站建设峰值已经过去,并将在2015年出现拐点,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2012年和2013年是峰值年份,2015年电价补贴出现比较大幅的削减,从2016年开始电站建设规模可能会下滑。”

亚洲地区另一出口市场印度的情形比日本更加糟糕,并已于去年出现增速下滑的迹象。

事实上,印度的新增装机规模已在2011年达到历史顶点,共新建电站994MW,此前,印度的太阳能发电几乎为零。但从2012年开始,印度新增装机持续下滑,当年只完成新建规模656MW,2013年则继续降低至522MW.

印度的不确定性也许是亚洲地区最多的一个国家。madhavan nampoothiri认为,政策、规则和融资成本将阻碍印度太阳能电站的继续发展。

“今年印度政府换届后的政策是太阳能发电最大的不确定性,即使政府继续支持新能源,缺乏强制上网规定及15%左右的融资成本也是投资者需要面临的障碍。”他总结说:“前两年,印度有个好的开始,但将转入低速增长。”

为应付电力短缺及污染,菲律宾政府于2011年实施可再生能源法案,制定了诸多优惠政策,该国计划在至2030年累计建设太阳能电站285MW,但在中国厂商看来,这太过渺小。

韩国太阳能工业联盟总经理Jae Hong Seo预测,到2035年累计装机容量或将达到17.5GW,届时,韩国太阳能装机容量占可再生能源总容量的45%。

但中国厂商不用打韩国的主意,“光伏设备出口额占韩国可再生能源装备出口额的90%。”Jae Hong Seo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