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招生者谈艺考不照顾星二代很难给考官送礼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6:47:20 阅读: 来源:岩棉设备厂家

招生者谈艺考:不照顾星二代 很难给考官送礼

考生准备进场

考生进场

北京晚报3月12日讯 每年的高招大幕都是由艺考拉开的。春节假期一过,考生们就从全国各地涌向各大艺术类院校考点。这些年,随着国内电影电视的繁荣发展,当一个“明星演员”或者主持人成为越来越多的少男少女们的梦想。记者粗略统计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和中国传媒大学这三所知名院校,报考艺术类专业的考生就达近7万人次。

艺考竞争激烈,表演专业、播音专业基本都是从报考者中“百里挑一”。而长期以来,一些所谓“艺考潜规则”也一直在考生和家长中间广为流传:某老师是某系的主考,得送礼;某系的老师在校外有辅导班,上他的课考试就有把握;明星的子女去艺考也就走个过场,背后爹妈早就打好招呼了……

事实果真如此吗?记者采访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中国传媒大学等多所院校的招生、专业负责人。

考官办的辅导班必须上?

考官不允许办辅导班

每年艺考前,各艺术类院校附近的辅导班都“名额难求”,学费也水涨船高,动辄数万元。考生报辅导班真的只是为了“考前巩固基础”吗?记者2月7日至2月10日采访了近30名考生,超过半数的考生摇头,他们说都是冲着“关系”去的,“周围同学说辅导班的老师是学校的招生考官,跟着他学,考试就能贴近考官的意图,进(复试、三试)的机会大。”来自辽宁沈阳的考生小丁对记者说。而记者在采访一些辅导机构时,招生人员似乎也喜欢有意无意地说点儿他们的所谓“特殊能力”。

真的有考官在辅导班里,能帮着提分吗?记者直接问中央戏剧学院的表演系主任、也是表演专业招生负责人的郝戎。郝戎明确表示,中戏目前的招生条例明确规定所有招生老师不允许在校外带和考试有关的课外辅导班,“一旦发现,问责是非常严厉的。”郝戎说,过去中戏有过校方办的辅导班,但只是对考生进行一些基本素质的补充辅导和纠正,不涉及考试内容,同时明确规定带过辅导班的老师绝对不能当表演第三试的考官,“现在这些班我们也已经停掉了,就是为了营造一个公平公正的考试环境。”

北京电影学院、中国传媒大学的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不允许老师在校外组织、参与和招生考试相关的辅导培训。

每年艺考时,郝戎都会对媒体表示,“特别不赞同考生上所谓的艺考辅导班,因为考生去学谁的戏对之后的考试都没有帮助。”他告诉记者,表演专业到了复试之后,基本上没有自选的作品,“有些考生觉得我跟着老师排,再笨我半年也能排得不错,这样你根本看不出他本来的素质,全都让考前辅导制造了一个假象,模式化了。但到了考场,考官随机出题,他们就露了底。”郝戎坦言,现在的考生和家长有“必须得上一个辅导班,要让老师雕琢一下”的误区,这也造成艺考班的学费十分昂贵,人还是那么多,“实际上,淳朴的,自然的,才是我们最看重的。”郝戎说。

“星二代”艺考就是走过场?

不照顾、不排斥

近些年,参加艺术类考试的学生队伍中,总会出现一些公众熟悉的面孔。比如2010年,热播电视《家有儿女》的两位主演员杨紫、张一山(微博)赶考北京电影学院;2011年,张艺谋执导电影《山楂树之恋》(电视剧版电影版)的主演周冬雨通过考试被北京电影学院录取。此外,著名演员张国立之子张默也出身“科班”——毕业于中戏表演系。

“明星演员”、“星二代”参加艺考是否具有与生俱来的优势?是否会有一些“场外加分因素”让他们轻松过关?郝戎坦言,“星二代”确实是社会关注的一个敏感问题,甚至不是一个褒义词,“一些公众会认为,与没有经过艺术熏陶的孩子相比,爹妈是明星他们就一定是明星么?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么?”他认为,并不是所有的明星子女都适合干表演。“很多小童星,最终不适合干这个,与其这样还不如去选择一个适合自己专业。比如说幕后、摄影、管理。做演员一定是有天赋的条件制约的。”

北京电影学院一位考官就曾对记者表示,他曾经面试过一位“星二代”,“我们让他和其他考生一起演个小品,但他明显表现出表演生硬、不合群,眼神也有些游离,那肯定是不行的,最后就没过。”

郝戎说,无论考生是否是“星二代”,中戏表演专业在招生时有一条坚守的原则,就是他一定要具备做演员的基础,不照顾也不排斥,他也坦言“爹妈是明星,对孩子将来不是个坏处。在这样一个家庭环境氛围里长大,他对于创造人物形象不陌生,有兴趣,他进来以后,比其他同学在理解、接受上会更快一些。”

而对于“明星考生”,北京电影学院原表演学院副院长王劲松也曾对记者表示,“明星考生”经过一些电视、电影作品的磨练,的确能在艺术功底和素养上有所提高,但学校在选拔人才时还是看他的基础素质以及对表演的理解,“这方面没有特殊,没有照顾。”

艺考就得给老师送礼?

老师都不知道你在哪儿考试

2月7日上午,中戏表演专业初试。一大早郝戎就来到了学校,准备考务工作。记者后来问起“艺考是不是有送礼”的潜规则,他对记者说“考官都是早上到学校后才知道自己在哪个考场,(考生)上哪儿送礼?”

郝戎说,现在表演专业的考场一台摄像机一台电脑,全程录像。一旦有纠纷或者不同意见,可以把第一手的资料展现出来。此外表演专业考试不事先分考场,考场每天来了之后现贴,教务处现贴,贴完之后老师也不知道自己在哪个考场,上午考完下午就变了,这样就避免了有些打招呼。此外,考官一进入考场教务处就收走手机,不能通风报信。考完了之后,没有异议当场出结果就马上封存,不能改了。

记者直接问郝戎“过去是否有过家长送礼的情况”,他坦言“要说没有你也不信”。郝戎说,他们只能保证最终进来的个顶个都经得起考验。中国社会是人情社会,打个招呼人之常情,但是戏剧学院考试和招生是有标准的,“我们没有一言堂,大家都是要通过委员会举手表决(才能确定录谁)。”

他认为选拔人才的一些弊端应该从制度上避免。“从人情上来讲你永远不可能,我们能做到的就只能是从制度上把它给卡住。”

记者了解到,北京电影学院、中国传媒大学在表演、播音等专业招生考试时,也都有留存录像的机制。北电相关负责人表示,为确保招考公平,参加笔试的考生考完后,招生监察人员直接将打乱顺序的试卷进行装订,全部将考号、名字封闭。该校的纪检监察员还会深入每一个面试考场监督考官打分。考官打分也采取“背靠背”形式以互不干扰。

“我们中戏人最珍惜的,就是我们这块牌子。我们左右不了社会上怎样,滋生出什么现象,我们所能做到的是尽我们最大的努力把这块牌子保存好。我们有一本校刊叫《中戏人》。每次新生一进来我给他们上的第一堂课我就说,这个院子改变了我们一生,我们要像爱护眼睛一样去爱护学院的一切,包括我们自己的教学质量。因为本身艺考是个热门,很正常,我们尽可能在制度上能够保证进来的同学能够经得起考验经得起检验。”

昆明CIP碱性清洗剂

济南真皮凉鞋

云南天然气导热油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