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学位房价怎一个涨字了得

发布时间:2021-01-25 10:09:58 阅读: 来源:岩棉设备厂家

学位房价怎一个涨字了得

近期,大城市学区房价格飞涨并不断创出令人咋舌的天价,让教育部计划在今年推行的划片就近入学政策(“大学区”政策)还未完全落地,就可能陷入失效的境地。近年来,旨在净化教育环境的改革措施有效推进,过去“批条子”、“单位共建”、“地下指标市场”等学位分派的不公平现象大为减少,特长生和推优生也少了很多。由此,学位房形成的所谓“地段生”成为最重要的学位分派标准。而且,“拼爹”和拼关系的社会立足模式已成过去式,在“起点优势”的教育和竞争理念下,所有家长对于学位房的追逐热情空前高涨。  但是,以是否拥有产权住房作为单一分派标准,造成学位房价格一路飙涨,目前北上广深等地学位房的均价都在4万元左右。最优质片区的学位房,即便房龄在20年左右,周围环境嘈杂和拥挤,根本谈不上宜居,其价格也可达到7-10万之间,甚至超过了豪宅的价格。今年以来,北京甚至出现了一平米30万元的“宇宙学位房”,优质学位显然已经成了富人的金钱游戏,普通家庭或者只有看的份,或者咬牙买了以后便一夜赤贫;而且,靠房子分派学位的政策,使得跨区择校现象突出,优质教育片区的中小学“难求一张课桌”,教育质量差的区域则“被脚投票”。

为维护9年制义务教育的公益性、公平性和普及性,促进区域间教育水平均衡发展,教育部在2014年底发布了《关于做好2015年城市义务教育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要求今年重大城市100%的小学实现划片就近入学。这就是所谓的从“学位”到“大学区”的政策,即一个学区内会有多个不同的小学或中学,按照户籍、住房情况、学籍、居住年限、工作地、社保缴纳等条件,对申请人进行打分,最后根据得分高低来进行学位分派或抽签。  通过“多校划片”形成的大学区,其最大的好处是,一方面给了申请人选择同一片区内其他学校的机会,另一方面就是通过学校集团化、强弱校对口帮扶,促进片区内教育质量均衡发展,降低传统学位房的价格;此外,以户籍、住所、工作地等指标为基准来打分,可有效规避跨区择校现象。但是,学区之间、同一学区内的学校之间,在教育质量上的差距由来已久,即便按学区入学,大家追逐好学区、好学校的动机没有变。除了户籍这一硬性指标之外,住房成为评判能否就近入学的最可行的关键指标。  因此,表面上看,就近入学率上升了。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19个重点大城市公办小学2014年就近入学比例达到了97.9%,但这是技术层面操作的结果。原来择校现在变成了择学区,不仅学位房价格没有回落,学区内的房价“洼地”开始被填平,整个区域的房价普遍上涨。另外,由于学区政策调整与原来的地段生政策有冲突,反对和抗议浪潮此起彼伏。因此,大学区政策下,好学位申请数必然大于招生数,电脑摇号是不得已的分配方式。  从目前各大城市操作来看,出于地段生的压力,并非全部学位都拿出来摇号,加上过去学位分派中暗箱操作多,老百姓也质疑摇号的公平性。最后的结果就是,很多地方仅拿少数几个片区做大学区政策的试验,学区内学校质量差异很小,导致大学区政策最初的设想流产,学位房重归教育资源分配的主导地位。  某种程度说,学区房(学位房)价格,是衡量一地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重要指标——价格越高,义务教育均衡程度越低。目前的政策仅以行政限制(如择校)去“堵”,而所谓盘活存量教育资源(集团化、强帮弱)也是软绵绵的,效果并不显著。本质上,问题出在教育投入的前瞻性规划和区域间的投入失衡。首先,大城市和特大城市流入的人口更多,如北京、上海和广州过去10年内年均新增人口在60万以上,北京2014年幼升小学位申请的15万人中非户籍人口就有6万,再考虑到2007年金猪宝宝、2008年奥运宝宝等因素,新生儿一直维持在年均20-30万之间的规模,基础教育投入要早作规划。  但是,1993年提出的本世纪前教育财政性投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4%,尽管到2012年才达到,但十几年的欠账一直没有补上。过去,优质教育资源先入为主地布局在城市的老城区,亏欠的主要是农村和城市新区的教育投入,这不仅造成新区的城市居民追逐老城区的教育资源,农村地区的学生也开始向城市流动,优质学位越来越紧张。  另外,目前教育经费的预算、拨款、执行,还是以行政为主导,层层下拨很难做到经费真正用到刀刃上,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盖大楼等形象工程也不奇怪。而且,老城区作为教育强区,绝大部分行政和国有企事业单位人员的小孩都在这里接受教育,这些区域获得的教育拨款、赞助更多,学校老师的福利也多,好的老师也倾向于在这些区域就业,区域间教育不平衡的问题越来越突出。  越大的城市,公共资源愈加紧缺,而愈紧缺的公共资源就越倾向于凭票供应,这在过去计划经济的物资短缺时期普遍存在。当今,户籍成为能否享有城市公共服务资源的第一道门槛,而对于优质教育资源这类相当稀缺的公共资源,仅有户籍门槛是不够的,是否拥有覆盖范围内的产权住房,就成为能否享有学位的“票证”。若仍旧没有加大有效的教育投入,区域间教育均衡实现不了的话,房子仍旧是分派学位的不二标准,“3·30”新政后,投资者和改善性住房需求抬高了学区房价格,正是看明白了这一规律。  彻底解决学位房热或学区房热的问题,首先要实现市级财政统筹所有义务教育的办学标准,各片区教育资源供给标准和投入要完全一致;然后,政府仅履行办学标准要求的财政拨款职责,不干涉教育管理和如何办学;最后,教育管理要由各学区教育委员会负责,委员会成员由教育官员、人大代表、学校领导、教师代表、家长代表、社会人士代表共同组成,主要负责教育拨款预算、监督财政拨款和投入效果评价。未来,大城市人口将继续增加,外来人口“本地化”对于教育的需求与日俱增,单独二胎政策也是教育需求的新增部分。无论是教育投入早作规划,还是教育资源均等化,都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否则,不管是学位房,还是学区房,其价格还会上涨,且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天津订做T恤衫价格

定做广告衫公司

北京西装订制厂家

天津女士衬衫批发